这些劳动者的伤口,也是整个社会的伤口

章罗储林
2020-05-01

这场疫情只是一滴显影剂,用最野蛮的方式撕开社会的伤口,揭露出维系我们过去社会生活的残酷法则。


即使一些人暂时“安全”,但如果制造、运送、打包食物的人没有医疗保险、无法负担检测,所有人就不会安全。如果我们不照料彼此,没人会照顾我们。我们彼此之间比我们想象中更紧密相连。


全球自二战后从未经历过的危机时刻,正以看不到尽头的方式改写我们的历史。但这次的敌人更狡猾,也更难消灭——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一种大约0.1微米的病毒。

除了攀升的死亡率和看不到终点的确诊人数,新冠疫情还让我们的生活骤然陷入困顿。一些人开始在家办公,外卖、快递、运输等行业的工作者却不得不坚持工作,以维持社会的正常运转。“疫病面前,人人平等”似乎并不存在,相比起可以远程工作的人们,更多人面临着两难的境地——要么出门工作但可能暴露在病毒传染中,要么隔离在家但手停口停。因为失业和被拖欠薪水而抗议的孟加拉工人说:“如果我们待在家里,或许可以躲过病毒,但谁能把我们从饥饿中拯救出来?”

按照社会学家黄宗智的算法,2018年,中国有7.76亿就业人员,其中“城镇正规工人总数”仅占1.73亿人,约占22%,剩下的都是不稳定的就业人口——没有工作任务,就没有收入。这种境况无疑会让疫情期的不稳定劳动者焦虑不已。勉强开工的劳动者也并非幸运,如果公司不负责医保和提供医疗防护,他们便不得不自费购买价格翻倍的口罩和手套。

但新冠病毒不是问题的制造者。就像所有的传染病一样,这场疫情只是一滴显影剂,用最野蛮的方式撕开社会的伤口,揭露出维系我们过去社会生活的残酷法则。

过去十几年的时间内,从广受赞誉的“雷神山”、“火神山”的建筑工人和一线护理人员,到维系我们生活正常运转的从事外卖、快递、运输、环卫、农业等行业的工作者,其中大多在节省人事成本的口号下成为了非正式的受雇者,处于不稳定的工作状态中;高喊着参与、自主、灵活等理念的科技公司,打造出一个“进步的倒退式”(a movement forward to the past)共享经济,不承认这些劳动者的受雇者身份,加剧着这一现象的蔓延;许多女性因为必须承担养育照顾等义务,被迫打零工,但她们无偿承担的那些繁杂的育儿和照顾责任,这不仅没有变成她们需要更稳定的工作保障和收入的理由,反而经常变成她们被解雇和拒绝的理由。

为应对这些困难,一些“纾困”计划出现了,但仍远远不足。英国政府的纾困计划,排除了550万自雇者和共享经济工人。川普政府所通过的《新冠病毒援助、救济和经济安全法》也是如此。该法案看似提供美国民众每人1200美元的救助,但实则排除了因贫穷欠税欠租而无固定居所、学贷尚未缴清、有学生身份、无银行帐户、无社会安全码的人民,简单的说,遭排除的对象在疫情中首当其冲。而我国仅仅针对企业的补贴、税负减免和部分地区政府发放的消费券,对这些劳动者来说更是缘木求鱼。

一个被全球新闻所忽略的事实是,孟加拉国已经成为全球确诊数增加最快速的国家。正如必须在病毒与饥饿之间做出选择的孟加拉国工人所面临的那样,财富、社会资源的不平等,既是疫情爆发的原因,也是疫情扩散的根源。

一些国家或地区决定保障劳动者的收入和生活水平,让他们在无法工作的情况下也能得到收入,让他们安心呆在家里,从而阻断疫情的进一步恶化。

在法国,国家为被迫居家的工作者提供补贴,即便工作者们被迫留守家中,他们仍在企业有一席之地。在丹麦,受到疫情影响的私人合同雇员将从政府获得75%的工资补贴,其余25%工资由企业自身支付,这是政府与社会企业和工会等达成的三方协议。在欧洲疫情中心的意大利,其政府为所有人提供9个星期的工资保障金(Cig)、暂停税收及房屋贷款、给看孩子的家长进行补贴等,禁止企业在未来两个月内裁员,承诺拿出50亿欧元资金作为全民保障金,支付给因停工而暂时没有收入的人群9个星期80%薪资……这些措施同样是疫情控制的重要手段,但与医学上的措施相比,它们又常常被人遗忘。

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关于劳动者保障的讨论极其重要,却往往缺失。“如果放任新冠肺炎在新兴世界为祸,它很快就会再回到富国肆虐。”即使一些人暂时“安全”,但如果制造、运送、打包食物的人没有医疗保险、无法负担检测,所有人就不会安全。如果我们不照料彼此,没人会照顾我们。我们彼此之间比我们想象中更紧密相连。

五一劳动节是为纪念在美国发生的干草市场事件而设立的劳动者的节日。它的设立彰显着工人团结的意义,也提醒世人劳动者是整个社会赖以生存的一切。

今天,在新冠疫情的面前,我们必须抛开过去的成见,在不同职业、不同性别、不同地域之间,紧密地团结起来。我们必须要正视这些非正式的劳动者处于劳动保障体系盲区的事实,出台针对他们的纾困保障措施。而长远来看,我们必须思考、想象一个保障所有劳动者的基本劳动权利的社会如何实现。如果我们不吸取教训、不做出改变,未来的、未知的危机仍会威胁整个世界。

这是生死攸关的问题,我们唯有直面,才能“从旧世界的灰烬中产生一个新世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