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组织参与儿童保护的多样化实践探索:以救助儿童会为例

佟贞贞
2020-12-18


佟贞贞,国际救助儿童会(英国)北京代表处儿童保护项目主任


救助儿童会全球将儿童保护体系建设分为八个相互关联的组成部分,分别是国家的法律政策和监督体系、国家战略、充足资源的投入、数据收集系统、有效的跨部门跨领域的协调机制、社会服务人才队伍的建设、在地的儿童保护预防和应对的服务,以及公众的支持。


作为一个社会组织,我们会根据当地的状况进行分析,然后结合自己的特长去确认工作范围。救助儿童会在中国的工作主要是社会服务人才队伍的建设以及在地儿童保护服务,当然也有通过个案的方式推动跨部门和跨领域的协作机制,最后我们希望这些实践能够对政策法律框架有贡献,从而达到政策倡导的目的。




我们在四川、贵州、云南、江苏等地大概有10个左右的儿童保护项目试点。还有广州,它属于社会组织和社工发展比较发达的地区,这里有一个团队作为我们的技术中心。

 

先分享第一个部分,社会组织的孵化和社会服务人才队伍的建设。

 

救助儿童会接到了一个新的项目会先进行基线信息的收集工作。其中首先需要了解当地的社会组织、社工情况、志愿者组织


这里面有几个原因,第一,当地成立的社会组织无论是在文化、民族还是语言方面都有很多优势。第二,孵化社会组织,社会组织能力得到提升之后,不但救助儿童会合作的政府部门会采购,其他政府部门也会进行支持和采购。最后社会组织的参与让项目的可持续性有非常大的提升,基本上所有的社会组织在我们的项目撤出之后都会留在当地继续生存,给当地的儿童和家庭提供服务。

 

有几个例子可以分享,五年前凯里市民政局和我们一起孵化了一家社会组织,在2014、2015年它还是只有一名员工的社会组织,到今天它已经有了40名全职员工。这家组织专注于儿童保护服务,覆盖的地理范围也从凯里扩大到了黔东南的其他县市,他们承接的项目不光是凯里市和我们资助的,也有省级、国家级的,甚至还有其他国际组织的。

 

另外一个例子,还是一个救助儿童会合作的社会组织,三年前我们开始合作,在开始合作之前他们基本不做儿童保护,也不做社会性别平等的内容,但是在三年合作过程中,经过互相有合作和提升。有趣的是最近我们分别申请了一项资金,在新的资金申请里面他们击败了我们进入了下一轮。

 

这仅仅是两个例子,我们现在每个合作的项目点都会有匹配到一家或者多家的社会组织,来推动当地服务的专业化。


当然社会组织只是一个形式,最重要的还是里面的人。救助儿童会在社会组织能力建设方面非常聚焦儿童保护。第一类服务就是儿童虐待的应对服务。儿童虐待个案产生的原因和后果都是非常复杂的。各个国家包括中国基本都以个案管理服务的方式对儿童和家庭进行支持。也就是有一名主案的社工在一个团队的支持下评估儿童和家庭的需要、能力和风险,再制定工作计划。这里面会有其他部门的参与,比如有时会有公检法司的参与。这对主案社工和这个团队的要求是非常高的,需要学习儿童发展、亲密关系、创伤理论、情感互动等方面的知识,与儿童和家庭建立关系和沟通的技巧,还要会运用社区和社会资源,需要很多能力建设。

 

大学里的社工专业目前是通才教育。那上面提到的这些内容,都需要在我们的项目执行过程中针对需要的能力去匹配到他们需要的知识、技能或者行为,并提供能力建设的机会。当然我们也会在里面再做细分,比如一般的个案和性侵的个案的应对和支持所需要的能力不同。


比较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在这里面用了一些比较新的方法,例如在云南农业大学的协助下,救助儿童会有一个临床社会工作培训的方法,参训人员可以通过单面镜看到培训者和真实的个案进行面谈,从观察中学习技巧,去了解面谈的过程是怎么进行的。这对于没有个案经验或者发怵的社工有推动作用。


除此之外,我们也有和做个案的社工一起本地化了一个个案管理服务的操作流程标准,遵循了这个流程之后基本可以达到基础的服务质量要求。大家知道社工的职业发展和待遇一直都有挑战和瓶颈,我们希望社工和项目一起成长。所以会在项目中为有3年左右个案管理服务经验的社工提供儿童保护个案管理能力督导的培训,并且提供督导实践机会给他们。因为是新手督导,如果遇到特别挑战的个案,比如性侵个案,他们会接受有经验督导的支持。

 

下面我想谈一下正向教养,这是一项重要的预防服务,涵盖的内容非常丰富,包括家长的自我照顾、儿童权利和社会性别的探讨,这些有助于建立长期稳定的亲密关系,可以预防很多侵害的发生。一方面是家长在体罚方面会减少,另一方面孩子在外面遇到挑战和困难的话也会乐于跟家长分享。这种及时与家长的分享和沟通,是非常有效的预防方法。救助儿童会通过导师训练营来培训导师提供正向教养服务。


正向教养的服务里面分为家长小组和儿童成长小组。家长小组的课程有十节,但有些家长参加完整的十节还是很有挑战的,我们的合作伙伴、各地的社会组织他们也想了很多办法来应对,如果有足够数量的导师,就会同时开两到三轮的小组,家长可以在其他的轮次里补课。

 

这里面也有个困境,我们发现参加家长小组的家长本身还是对家庭教育比较关注的或者希望改变的,相对来说发生主观虐待的可能性比较低。因此同时救助儿童会和合作伙伴也在推动宣传和讲座活动,希望可以触及到更多的家长。

 

儿童小组的课程有九节,其中包括识别儿童虐待的行为,学会自我保护和寻求帮助,当然还有问题解决和正确对待友谊这些活动,儿童小组一般通过学校或者儿童之家的活动进行,儿童的参与度还是挺高的。

 

个案管理服务的提供主要通过与各地跟民政及未保中心合作,通过他们购买社会组织的个案管理服务。想跟大家分享两个在个案管理方面比较特别的合作案例。一个是针对性侵受害儿童的“一站式”询问与保护中心,遭受性侵的儿童在案发的时候除了身、心、性的伤害,后续还有的风险,例如污名化、司法过程中多次询问,让其一再回忆案发过程或遭受侵害的过程,造成了多次伤害。

 

“一站式”询问和保护中心是司法部门为了应对这些问题提出的一个解决方案。盘龙区试点在当地的司法部门和盘龙区新天地未成年人保护中心的支持下,配备了硬件,建立了15个内部运作规则,将各个部门的职责梳理清楚,大家按照这样的规则运行“一站式”询问和保护中心。在这其中主要参与的部门很多,有公安、检察、法院、民政、教育、妇联、社会组织、儿童保护、心理支持、司法救助、法律援助等等。

 

盘龙区的“一站式”有几个值得提到的点,是回应了上面提到的保护问题的。首先,派出所或者公安部门接到儿童性侵案件报案之后,不会对未成年人进行询问,会直接进入“一站式”取证询问。第二,“一站式“开始询问之前,心理医生会和儿童先接触,进行心理的安慰,并且能够判断怎么样才是更好的询问方式。第三,未检部门的检察官会到场,通过在会商室全程观看现场,对询问的警官实时进行反馈和建议,最大程度避免二次询问。第四,询问在询问室发生,而多部门人员会在独立的会商室全程观看询问过程,并且当场形成第一次会商的结果。这个试点是在盘龙区做的,接案数量和人数逐年都有增加,保证了盘龙区警方接案的未成年人性侵案都能顺畅地进入“一站式”,接下来我们还会在云南进行其他的试点和更广泛的技术支持。

 

政策倡导的方式和经验也是我们一直探索的内容,做好一个试点当然希望有更广范围和更好运用的结果。以青少年司法项目为例,引入一个国家政策参与比较多的学者,寻找一个相对来说承诺度和支持度比较高的合作伙伴,进入地方的试点之后会把试点的运行通过软硬件、规章制度等等配置完整,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行之后再去梳理其中的经验和教训,也会通过会议、论坛、文字等方式跟相关政府部门分享经验。


例如,2004年,青少年司法项目引入了英国的合适成年人制度,在领域内专家的支持下,进行对应的能力建设和运作流程建设,并且将实践分享到立法部门,最后在2012年刑事诉讼法的未成年人专章里成功的确立了合适成年人的制度。上面提到的盘龙区“一站式”询问与保护中心也是受到了公安部、全国妇联和云南省检察院的认可。政策倡导的几个元素包括:与政策走向相匹配,找到一个目标一致的专家团队,成功的试点,创建社会组织和政府对话的机会,一般会通过研讨会、年会这些方式进行。

 

前面说了很多儿童工作领域内的人都在做什么事情,那么作为普通人,该怎么呢。我想号召大家首先从我做起,如果每个人都不做儿童虐待的施暴人,案件的发生就会少。第二当然是公众支持,这是儿童保护体系的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也就是在媒体传播、自媒体中保护儿童的隐私等;第三是现在有很多可以运用的热线,比如公安的110、民政的12349、团委的12355,发现了是可以报告的。




关键词:
TOP